欢迎访问恋网: 灯饰灯具 客厅灯 餐厅灯 吸顶灯 吊灯 壁灯 落地灯 小夜灯 台灯 筒灯 射灯 应急灯 LED灯带 正品包邮
恋网  灯饰灯具 客厅灯 餐厅灯 吸顶灯 吊灯 壁灯 落地灯 小夜灯 台灯 筒灯 射灯 应急灯 LED灯带 正品包邮
恋网 灯具资讯频道 => 加藤泉 我无题 你随意解

加藤泉 我无题 你随意解

  •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 来源:恋网
  • 类别:灯具资讯
摘要:《无题》绘画(2016年)《无题》雕塑软塑胶、丙烯、木(2016年)《无题》雕塑木、丙烯、不锈钢(2014年)“你心里想什么,它就是什么。”展览开幕式时观众问起他作品中人物手举着的小头像是何意时,他这样回答。开幕

《无题》绘画(2016年)《无题》雕塑软塑胶、丙烯、木(2016年)《无题》雕塑木、丙烯、不锈钢(2014年)“你心里想什么,它就是什么。”展览开幕式时观众问起他作品中人物手举着的小头像是何意时,他这样回答。

恋网 http://www.xplian.cn/

开幕式当天,日本摇滚乐队“theTetorapodz”在红砖美术馆园林区的湖上演出,拉开乐队成员加藤泉同名个展的帷幕。此次个展作为加藤泉近20年艺术创作生涯中首次阶段性总结,不仅展出了他近十年来在绘画和雕塑方面的探索之作,也包括其在北京为红砖美术馆专门创作的驻地作品,以及加藤泉目前为止艺术生涯的文献梳理。展览在相对完整的层面综合介绍了加藤泉从1990年重拾创作开始的艺术历程,并相应地展出他2008年以来具有代表性的50余件作品。

恋网 http://www.xplian.cn/

他是一位不在意他人对自己作品看法的艺术家,他是一位“造人/神”者、他是一位乐队成员、一位动漫爱好者、一位随和的大叔。

恋网 http://www.xplian.cn/

加藤泉——成长于日本西南部沿海的岛根县,学成于武藏野美术大学,现生活在巴黎和香港——创造了让观众心生好奇同时略感费解的作品形象的艺术家。“我完全没有决定过我的作品是人还是神,这完全取决于观众的看法,他可以觉得是人,也可以觉得是神,或者其他。举个例子,就像是路上的指示牌一样,它只包含了唯一一个信息。不管你在哪个国家会哪种语言,你只要看到了它就知道它的含义所在。但是画跟它完全不一样。不同的人可以看出不同的东西,甚至可以看出相反的东西。”加藤泉在谈到观众对自己作品形象的疑问时这样回答。

恋网 http://www.xplian.cn/

的确,加藤泉并不希望对作品进行主观上的定义,即对作品内涵具备的可能性进行限定,从上世纪90年代的创作开始,他的所有作品都只标注创作时间,而题目均为“无题”。选择“无题”,是加藤泉的一种创作态度——不为着任何特殊的、唯一的目的和主体进行创作,不给他的艺术形象增加任何外在的附加属性,不向观众传达限定的意义和观念。同时,因为“无题”,他也接纳来自四面八方的观点和认识,对艺术家主体、作品主体之外的世界持开放的态度。

恋网 http://www.xplian.cn/

加藤泉作品的用色与线条,令我想到马蒂斯的绘画与雕塑,相比起马蒂斯奔放活泼的《舞蹈》与粗犷厚重的《女人背部》,加藤泉更多的是日式美学的克制收敛。加藤泉喜欢梵高、杜布菲、培根和伊藤若冲的作品,无独有偶,这四位艺术家同样都是追求心灵与自然、探求从人性至神性的高手。加藤泉从他们当中吸取能量,并结合自己受日本古文化、日本动漫的影响,让绘画变得更有趣了。

恋网 http://www.xplian.cn/

一个自找麻烦的人,似乎有意地在艺术思想上避开了当代社会的“现实麻烦”,而自己回溯,一直到人类文明的萌芽期,回到远古先民的岩画、回到依赖土地的淳朴信仰。加藤泉成长的岛根县,是日本古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富有浓郁的神道教泛灵多神信仰,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为神祇,并保留着充满原始力量的传统祭神仪式。神道教最早出现的时期,可以追溯到日本的绳文时代。以打猎为主的原始生存环境使人们对自然产生崇拜。“神道”二字源自汉字最早出现在《日本书记》,书中记载“天皇信佛法,尊神道”。“神道”二字虽然源自中国汉字,但实际上中国与日本对此词的概念不同。汉字传入日本后,“神”字被用来表示日语中的“かみ”(kami)。《古事传记》一书对Kami作了以下的注释:“凡称迦微者(Kami),从古典中所见的诸神为始,鸟兽草木山海等等,凡不平凡者均称为迦微。不仅单称优秀者、善良者、有功者。凡凶恶者、奇怪者、极可怕者亦都称为神。”神道教的核心神明观念是“森罗万象”,也就是说:神道教所祭拜的“神”不仅是中国人所谓的神祇,亦包括一些令人恐惧的凶神恶煞。

恋网 http://www.xplian.cn/

如果从艺术史对于“媒介”和“高低之分”的讨论来说,加藤泉无疑是“现成品”概念的当代阐释者之一。但我认为,加藤泉的作品之所以具有价值,更多的在于他对于天然材料和创作形象的完美结合。加藤泉创作的形象,是以“人”为基础,在色彩、笔触、造型等方面做出了变形夸张,像人又像是精灵或原始社会的神。之所以执着于用人的形象作基础,加藤泉说因为自己是人,想要把人画好。画人以外的动物、花草,会轻易得到赞许,但这种赞许不够深刻;而画人,审判标准会非常严厉,人们通常不会轻易赞美。“我是个愿意自找麻烦的人,越困难越向前。”

恋网 http://www.xplian.cn/

这种对艺术观念开放的态度,更大程度地体现在加藤泉艺术创作的手法、媒材选择上。加藤泉大学时期沉迷于音乐和演出,毕业后的十年间,也多以音乐为生。直到30岁,发现自己对艺术仍然心存探索,于是开始继续绘画。但与美术学校所教的系统性学院绘画创作不同,加藤泉放弃了传统意义上的“正规”绘画,更多的是在艺术史对他的浸润下,回到内心的原点,开辟自我创作的独特道路。他的绘画,都是他本人戴上橡胶手套,用手指作画,凭借直觉开始,听从内心指示,该停就停,最后用刮刀将粗糙的部分抹平。所以他也基本不用助手,所有作品亲力亲为,因为只有通过自己的思考、自己的手指才能准确传达内心。近年来,加藤泉还在绘画中加入了刺绣的手法,以刺绣代替部分的粉彩,增添了作品的层次和趣味性。

恋网 http://www.xplian.cn/

2003年之后加藤泉开始尝试木雕,主要用的是樟木。樟木质地较软,在日本经常被用来雕刻佛像。从樟木开始,在之后的作品中加入了石头、软塑料,亚克力、皮革等。从自然材料到人工合成制品,加藤泉的选择面非常广泛,这和雕塑艺术的表现材料在现当代艺术史中愈加广泛是一致的。但他并不是一位艺术史的顺流者,对于多种复合材料的选择,加藤泉直言并不是为了特别的理由而使用,相反,只是凭借自己的灵感,产生制作这些材料的冲动。比如其最新的《无题》系列雕塑所使用的花岗石,他认为花岗岩本身已是大自然日积月累的沉淀之作,挑选石头前虽然脑中已有作品雏形,但在挑选过程中,他总能从石头身上获得新的启发,呈现出的作品形态和表现图案是按照石头的自然性状流变的。

恋网 http://www.xplian.cn/

他的作品均以“人形”为主要描绘对象,似人非人,看上去怪诞、生猛,甚至有点恐怖,但是细细品味之下,竟同时具备着单纯可爱的造型,呆萌的神情。

恋网 http://www.xplian.cn/

无论是绘画还是雕塑,加藤泉让他的作品形象亦正亦邪、纯真与诡异并存,生于大地,游荡在自然中。这次展览中他创作的最新大型绘画作品《无题》,在每一幅作品的下面都用铁链连着两块石头,像是大地的象征,每一具巨大的人形形象都无法彻底离开自然,它们从地面生长,漂浮在空中。对于雕塑,加藤泉刻意保留了刻刀留在木头上的痕迹,这是外力对自然物侵蚀的伤痕,但也体现了材料的原始性。加藤泉为每件小型雕塑配备了手工制作的木质展台,与美术馆里千篇一律的白色基座相比,加藤泉将基座与雕塑视为一体,基座变成了雕塑生存的“土地”。

恋网 http://www.xpli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