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恋网: 灯饰灯具 客厅灯 餐厅灯 吸顶灯 吊灯 壁灯 落地灯 小夜灯 台灯 筒灯 射灯 应急灯 LED灯带 正品包邮
恋网  灯饰灯具 客厅灯 餐厅灯 吸顶灯 吊灯 壁灯 落地灯 小夜灯 台灯 筒灯 射灯 应急灯 LED灯带 正品包邮
恋网 灯具资讯频道 => 冯鑫 为何如此缺钱 质押股票筹的钱花哪了

冯鑫 为何如此缺钱 质押股票筹的钱花哪了

  • 时间:2018年07月24日
  • 来源:恋网
  • 类别:灯具资讯
摘要:贾跃亭背井离乡一年后,他的虔诚“学徒”冯鑫被暴风雨吞噬。2018年7月6日,暴风集团一则股权冻结公告将其CEO冯鑫推上风口浪尖。一年前的这一天,冯鑫的山西老乡、他的“老师”贾跃亭因资金链断裂和高额负债远渡重洋

贾跃亭背井离乡一年后,他的虔诚“学徒”冯鑫被暴风雨吞噬。

2018年7月6日,暴风集团一则股权冻结公告将其CEO冯鑫推上风口浪尖。一年前的这一天,冯鑫的山西老乡、他的“老师”贾跃亭因资金链断裂和高额负债远渡重洋,一年后冯鑫自己同样陷入债务困局。

身家一度超过80亿元的暴风创始人,拿不出4000万元偿还中信资本的投资款,目前束手无策。在这场冯鑫的债务危局里,外界能看到的是:亿万富翁冯鑫“很穷”,曾经市值近400亿的暴风很缺钱,眼前冯鑫和暴风都尚未找着出路……

一如暴风的难题未解,在这场危局里,未解的谜团远多于他们摆出的事实,比如,冯鑫为何这么“穷”?冯鑫的钱去哪儿了……

“(中信对暴风魔镜的)投资额在8000万左右,已经还了5000万,虽然这对我其实压力也很大了。”7月8日,冯鑫在内部两小时谈话中透露了股权被法院冻结的原因,即中信投资要求提前撤资、但冯鑫没有财力按照约定回购股份:“到现在还剩下4000万(含利息1000万)。我一时还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就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

2015年,在暴风股价达到峰值时,冯鑫个人身家一度超过百亿,如今为区区4000万元英雄气短,着实令人唏嘘。

谜团一:冯鑫为何拿不出4000万?

对于如今捉襟见肘的冯鑫来说,钱曾经不是问题。

在中国视频行业的萌芽期,暴风创办才两个多月时就做到了200万元月营收,资本纷纷送上门来,冯鑫第一次见到IDG的周全时,后者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你能干什么,我们能帮你干什么?”冯鑫的回应是:“你一定要投,就拿1000万美金吧。”

那是暴风的黄金时期,也是冯鑫离钱最近的时候,但他觉得自己不缺钱,多少有点无所谓。但那样的风光,转瞬即逝,而冯鑫错过了变现的最好时机。2013年8月,雷军邀请5位旧“金山人”参加饭局,饭桌上他告诉冯鑫“钱越多越好”。但当年年底,阿里巴巴出价20亿收购暴风时,冯鑫没有接受。

当时光的年轮滑过2015时,暴风终于走完磕磕绊绊的上市之旅,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因搭上当时红遍全球的VR顺风车而成为“第一妖股”,收获55个涨停板。那时冯鑫个人的身价超过百亿,暴风造就了10多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

上市前后,冯鑫都没有表现出套现的欲望。阿里提出收购时,冯鑫没套现;上市后他依然不曾套现。无冕财经研读暴风集团公告发现,上市3年来,冯鑫从未减持过手里的暴风股票,这位曾身价百亿的富豪的纸面财富终究未落袋为安。

谜团二:质押股票融到的钱去哪儿了?

“我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财产,当时我个人的股票基本上已经都质押了,去还这8000万其实已经很紧张了。”在7月8日那场反思长谈中,冯鑫透露,他的股票几乎全处于质押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冯鑫现持有暴风集团股份7032.24万股,根据监管条例,冯鑫的这些股票在今年3月全部解禁,但他并没有兑现任何股份。但据Wind提供的数据,截至5月31日,冯鑫累计质押股份6705.1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35%,占公司总股本的20.35%。

无冕财经统计暴风在深交所发布的股权质押公告获悉,上市三年冯鑫累计质押股权融资29次:其中2015年下半年质押5次,2016年共计质押10次,2017年13次,2018年3次。“折扣比较高,(冯鑫)借了很多钱,”一位券商行业人士告诉无冕财经,“冯鑫很缺钱,频繁地质押融资,(这其中)小额的质押基本上都是补仓的。”

据暴风发布的股权质押公告,暴风上市三个月后的2015年6月19日,冯鑫第一次通过质押66万股暴风股票融资,无冕财经根据同花顺(300033,股吧)提供的股价计算,那次质押前20个交易日暴风股票均价262.8元,冯鑫所质押股票市值在1.73亿以上。按照当年的行情,即使质押折扣选择最低的5折,冯鑫那笔质押融资额也在8000万元以上。当年下半年,冯鑫又先后四次质押共计1275万股暴风股票,占其所持暴风股权的41.88%。

冯鑫频繁质押筹来的钱去哪儿了?

在员工眼里,冯鑫和他的山西老乡老贾一样,是个慷慨的好老板。据钛媒体报道,在暴风集团内部,冯鑫是董事长,黄晓杰是暴风魔镜CEO,其他所有部门都是合伙人,全员持股,每季度根据表现分发股份和奖金。

坊间传言,在管理团队套现离职的时候,冯鑫鼓励员工购买暴风的股票,并承诺如果产生亏损,他自掏腰包补偿损失,而入职三年以上的员工购买股票,他还出资50%。冯鑫有实现上述承诺吗?如果有,他为员工持股花了多少钱、怎么花的,暴风不曾公布。

在7月8日那场长谈中,冯鑫说,质押股票的资金用途是补贴家用和业务发展。

“股份质押的钱也只有极少部分是贴补家用的,其他都是用于业务发展,而且承担了很多公司业务的担保压力,”他主动澄清个人不曾挪用,尽管无人质疑他,“这里面不存在任何不道德,或者品质的问题,以公谋私的问题。”

至于拿了多少补贴家用、多少又投入了暴风的业务,冯鑫其实并未透露。“这个是完全经得起曝光、透明的。”他坦荡地说。2016年4月15日,冯鑫向暴风科技(300431,股吧)提供1亿元无息借款,这是有据可查的冯鑫与暴风上市公司的资金往来。

谜团三:暴风为何如此缺钱?

一边是冯鑫反反复复质押股权为暴风输血,一边是暴风系的各个公司在马不停蹄地融资,但上市后的暴风对资金的饥渴从未停止。

在某种程度上,暴风更像一个投资公司,只是它的投资业务并不成功。

据暴风集团公告,暴风这三年来用于投资的款项共计3.86亿元:2015年上市以来,暴风科技与暴风系子孙公司6次投资设立产业基金,投资金额累计3.144亿元;2016年年中,暴风先后出资成立暴风体育和暴风影业,金额共计2640万元;此外,暴风科技曾向子公司暴风投资和暴风融信投资共4500万元。

3年不到4亿元的投资款,委实算不上多,但暴风的融资能力堪忧。

“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三年时间,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

恋网 http://www.xplian.cn/

12在本页显示剩余内容